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外卖成为餐饮市场的中坚力量,餐饮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成为餐饮行业发展的新常态

2020年09月09日 17:45

2020年已然过去一半了,一场疫情给蓬勃发展的餐饮行业按下了“暂停键”,面对疫情的困境,整个餐饮行业都在竭尽脑汁的开始自我解围。

然而有人举步维艰,也有人风生水起。现在的餐饮业面临的主要困境有同质化严重,“三高一低”的业界常态等等。店租、原材料、人工这三样成本越来越高,而店内的利润越来越低。

 

疫情期间,外卖成为餐饮市场的中坚力量,餐饮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成为餐饮行业发展的新常态。商家们注意到这一态势,也努力开启互联网营业方式。

“互联网+”的餐饮业局面优势明显,顾客可以轻松找餐厅、享优惠,还能预订、快捷支付!。餐饮企业给消费者便利的同时,更是给自身带来了曝光度与服务提升!且餐馆排队点餐、用人成本过高等问题也能得到解决!

现在消费者的人群以追求个性的80后到00后为主流,他们会成为餐厅的内容传播者和制造者,并逐渐影响其他消费者。他们的消费形式通常基于互联网手段。如果商家不能迎合主流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和消费属性,必然被市场冷落!

 

但同时,商家们又陷入了一个新的困境——互联网团购网站成本增加。

商家为了更好的发展,纷纷跻身团购平台,导致竞争激烈,甚至引致商家之间打起了价格战。而许多平台凭借自己的优势不断提高,商家的入驻费用,致使商家在团购网站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

 

在这样恶劣形势下,餐饮企业要想存活下来,既需要借助互联网的优势,又不得不把控一定的入驻成本。团购网站门槛高筑怎么办?为什么不寻找新的平台合作呢?正如“马奇诺防线”再坚固,攻破不了,绕过去就行了。

 

租客惠正是助力餐饮企业在自救措施中探索出新的门路、新的商机,增长新利润点的全新平台。

 

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针对商家和消费者的优惠买单平台,帮助商家拓展精准客源,覆盖商铺周边的各大住宅、办公、商业区。

好比特殊时期,街边、社区餐厅都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的抗风险能力。因为人们戴上口罩小心谨慎地外出活动,对于人流量大、人群聚集的地方都有抗拒心理,所以社区以及街边店普遍比商场店经营要好。在日常生活中,街铺离顾客更近,顾客更有安全感和依赖性。

 

所以租客网可以利用自身广泛的租客会员群体为商家提供更多客源和更广阔的的品牌知名度,带动商家周边的便民消费,与商家的受众画像相吻合,增长进店客流量,以此扩大品牌口碑。

 

随着市场集中度不断上升以及资源整合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商家需要这样的优质本地资讯平台。餐饮行业要对自己的行业充满信心,要行动起来,用自己的实力去开拓市场,借助租客网平台,合作租客惠项目。

只需进入租客网官方首页,注册成为租客网会员,在“租客惠”板块中提交合作意向,提交后平台工作人员会在一个工作日内与商家联系,洽谈合作具体细节。租客网期待与您的精诚合作!


相关推荐

年轻人要精致不要穷

追求完美喜爱的日常生活,才算是以己度人。因此,年轻人追求完美“精美”,何错之有?可是,应对“精致穷”,大家有话说在线支付愈来愈为大家普及化,大部分人外出要是一部手机就能处理休闲娱乐、吃穿住行等日常生活要求。顶多携带一张透支卡,以便有备无患。特别是在在年轻人中间,看到现钱的机会也是寥寥无几。依据数据信息显示信息,中国移动通信付款买卖经营规模逐渐扩张,今年上半年度买卖经营规模已做到166.1万亿元。这也就意味着着当代店家,就连许多城镇都刚开始挑选了网上收付款的方法,各种各样网上的团购价、特惠付钱网址、app也如如雨后春笋不断涌现。商家根据在这类种类的网址上开展强烈推荐,发布打折,来吸引住顾客入店享有服务项目。再由顾客口耳相传强烈推荐,或在app上留有评价,以吸引住新的顾客。提高了用户评价,也提高了总流量和曝光率。各种各样团购平台持续出现,也令愈来愈多的店家挑选让价顾客,但团购平台的巨额端口耗费却无形之中驱使很多店家作出“生死抉择”——要不挑选控制成本,不良影响是造成顾客“精美感受”的背驰;要不挑选提高价钱,不良影响则将产生顾客的“贫困”消費。团购平台的以假乱真,假假真真,令大部分顾客,更想要挑选别人强烈推荐,依据用户评价入店消費,付钱情况下才了解是不是有团购价特惠。这时候,店家在团购平台获得的总流量曝出早已基本上沒有,却也要担负巨额的服务平台抽成。因而一些店家挑选了已不应用特惠,或是将特惠水平减少,针对顾客而言,也就失去享有大量特惠的机遇——这也许是造成很多年青人,尤其是大城市租房子人群,“精致穷”的缘故之一。一边享有“精美”,一边杜绝“贫困”和传统式团购平台不一样,租客惠是租客网主打产品大中型消费性综合服务平台。借助租客网强劲的服务平台知名度和大量的房客资源,租客惠从发布起就遭受店家的普遍关心。以技术专业创造知名品牌,用服务项目突显使用价值,租客惠为协作店家发布了“完全免费引流方法+多种多样营销推广+安心收付款”的惠令人满意专享服务项目,也是对于租客网下的房客问世的特惠服务项目。店家在进驻租客惠后,会由服务平台开展完全免费引流方法,提升曝光度,也不用宣传费。且服务平台对店家不扣除一切方式的抽成,真实的造福店家,让价顾客,让众多房客们在享有“精美”的另外,随时享有高层次感的特惠店家。且房客开展消費后,收益服务平台的钱将秒到店家账户,不危害店家的一切资产应用。租客获益后便会挑选再度消費,店家获益也就多。租客惠为店家、为房客出示了一个专业能力的特惠消費综合服务平台。目前,伴随着租客惠的持续普及化,愈来愈多的房客接受并应用了租客惠,租客惠毫无疑问考虑了房客们、店家对消費市场销售的要求。将来租客网也不在提取店家获益抽成的基本下,为进驻店家、房客们产生大量大量的特惠!

2020年09月03日 11:25

逐条详解寒武纪首轮问询,直击AI芯片独角兽的“硬核”逻辑

5月7日晚间,科创板受理企业寒武纪披露首轮审核问询函与相关回复。出身中科院计算所的人工智能芯片独角兽寒武纪,自宣布申请科创板上市以来,便引来业内各方高度关注。公司成立四年以来,已经历6轮融资,投资方中不乏阿里巴巴、国科创投、中金资本等重量级企业。4月10日,寒武纪申请状态变更为被问询。27天后,“初试”答卷出炉。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首轮问询一贯秉持了科创板审核问询的基本逻辑——详尽细致。问询涉及6大方面、20个问题,从发行人股权结构、主营业务、核心技术、财务信息、风险揭示等向投资者揭开芯片巨头的“面纱”。新业务贡献六成营收上交所给出的第一问,关于寒武纪的股权结构。根据申报材料,陈云霁(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的哥哥)曾在寒武纪兼职期间参与过公司部分研发工作,但在公司创立不久后即离开公司,目前在中科院计算所担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问询函要求发行人说明,陈云霁在发行人处的兼职时间,参与的主要研发工作,对公司核心技术、产品形成发挥的作用;离开后是否仍对公司进行技术指导或合作。对此,寒武纪回复称,“陈云霁并未直接参与产品技术研发的具体工作,对于公司的核心技术及主要产品的形成无重要作用。且相关研发成果及专利权均归属于寒武纪有限。”寒武纪还指出,陈云霁自2016年11月离职以来,未参与公司的产品技术的研发工作及技术指导。科创企业主营业务的含金量与未来的发展、盈利能力关系密切。据招股书介绍,寒武纪目前主营业务为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智能计算集群系统,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三大业务线。公司采用Fabless模式(无晶圆厂),并为客户提供芯片产品与系统软件解决方案。2016年起,寒武纪先后推出了终端智能处理器IP,包括1A、1H、1M三款产品。由于该系列产品成为公司销售收入的绝对主要来源,公司被部分媒体质疑其营收过度依赖于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招股书显示,2017和2018年,公司终端IP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771.227万元、1.17亿元,对主营收贡献达到98.95%和99.69%,公司A为主要客户。上交所在二问中,对公司的主要产品、市场竞争状况、采购等方面连发数问。要求说明,IP授权业务2019年收入大幅下滑的原因及是否持续性,公司是否面临产品研发上的技术难点或壁垒;公司A未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的原因,是否因产品无法达到客户要求,公司A未来是否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从寒武纪的回复来看,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已不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其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产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逐步成熟,贡献了2019年主要营收。数据显示,2019年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同比2018年下滑41.23%,实现销售收入6,877.12万元;智能计算集群业务业务板块扛起大旗,贡献当年总营收的66.17%。另外,寒武纪表示,“公司A选择自主研发智能处理器,不再继续采购寒武纪产品。除报告期内已达成的合作外,寒武纪未与其签订新合同。”此外,2018年,寒武纪从公司A取得的收入已包括固定费用收入、提成费用收入。2019年以来,由于IP产品已经完成交付,当年主要从公司A获取提成费用收入,固定费用收入相较于2018年下滑较大。问询重点覆盖财务信息资金密集、投入成本高、研发周期长、盈利释放缓慢是芯片企业的普遍特征,企业现金流的健康与否显得格外重要。在首轮问询中,寒武纪的财务会计信息被重点问询,包括存货、应收账款、研发费用、银行理财产品等,共计11问。从披露的信息来看,近三年来,寒武纪逐年加大研发投入,体现了“硬核”科创属性,且营收录得三年50倍增长。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寒武纪的营收分别为784.33万元、1.17亿元、4.44亿元;同期研发投入分别为2986.19万元、2.4亿元和5.4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80.73%、205.18%、122.32%。累计研发投入达8.13亿元,是同期累计营收的1.43倍。需要注意的是,寒武纪目前还未实现盈利。2017年~2019年,寒武纪净利润分别亏损3.8亿元、4104万元和11.79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2886万元、1.72亿元、3.76亿元。即便尚处于亏损状态,寒武纪的现金流方面表现不俗。公司不仅手握大把现金,且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远低于科创板已上市企业。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科创板已上市企业,最新一期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均值约16%。2017年~2019年,寒武纪的应收账款账面净值分别为441.09万元、3,264.44万元、6,460.87万元,占当期末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0.75%、1.07%和1.38%。此外,截至报告期末,寒武纪货币资金、银行理财产品共计43亿元。对于大额银行理财产品,寒武纪表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公司实际购买理财本金发生额分别为3.8亿元、53.95亿元、115.79亿元。截至2019年末,上述理财已分别赎回3.8亿元、53.95亿元、77亿元。且上述理财产品不涉及定向投资,投资对象不涉及公司的供应商、客户或关联方。不过,对于手上大把现金足以覆盖在研和募投项目的情况,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募资的必要性及对资金的预算规划。寒武纪称,集成电路产业更新迭代快,公司各产品线未来会参考每18~24个月推出一代新产品的节奏进行迭代。预计未来3年内仍有其他5~6款芯片产品需要进行研发投入,或仍需30~36亿元资金投入。

2020年05月09日 10:29

文学的三大永恒主题是什么?

生、死、爱——永远是文学和艺术的三大永恒主题文学是一种语言艺术,是话语蕴藉中的审美意识形态。诗歌、散文、小说、剧本、寓言、童话等不同体裁,是文学的重要表现形式e5a48de588b67a686964616f31333431356634。文学以不同的形式即体裁,表现内心情感,再现一定时期和一定地域的社会生活。作为学科门类理解的文学,包括中国语言文学、外国语言文学及新闻传播学。文学是属于人文学科的学科分类之一,与哲学、宗教、法律、政治并驾于社会建筑上层。它起源于人类的思维活动。最先出现的是口头文学,一般是与音乐联结为可以演唱的抒情诗歌。最早形成书面文学的有中国的《诗经》、印度的《罗摩衍那》和古希腊的《伊利昂纪》等。中国先秦时期将以文字写成的作品都统称为文学,魏晋以后才逐渐将文学作品单独列出。欧洲传统文学理论分类法将文学分为诗、散文、戏剧三大类。现代通常将文学分为诗歌、小说、散文、戏剧四大类别。

2020年04月24日 11:21